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聊城新闻 > 聊城社会

聊城报业传媒集团:为时代书写 为梦想歌唱

  10月11日上午,省七届文博会开幕当天,省委书记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家义等领导同志巡馆。在聊城展区,聊城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、总编辑朱茂明作了简单汇报。□记者 赵宏磊   从最初的“铅与火”,到步入“光与电”,再到如今迈进“数与网”……改革开放40年来,聊城日报在不断地发展壮大。   新闻,是时代前进的镜子。这些年来,我们始终坚守着主流舆论阵地,讲述着这座城市的动人故事,记录着人民群众灿烂的表情,凝聚起一座城市的力量。张张泛黄的报纸,流淌的是一个时代的记忆;记忆犹新的报道,见证的是一座城市的发展历程;留有墨香的文字,讴歌的是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。   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,我们策划记者节专版,找到聊城日报老中青三代记者的几位代表,说出那些曾为新闻事业贡献青春的资深记者们、记录着当前时代的骨干记者们、挥洒光荣和梦想的青年记者们的心声,通过他们的回忆以及对时代与新闻的思考,从记录者的角度去见证一个40年的过去以及下一个40年的开启。   面对新时期新常态新任务,新闻媒体如何担当起应尽的社会责任?聊城报业传媒集团坚持围绕中心、服务大局,与党和人民同呼吸、与时代共进步,积极宣传党的主张、反映群众呼声、投身社会实践。集团8个党支部与北城街道8个共建村党支部主动对接,开展形式多样的帮扶共建活动;精心做好省第七届文博会聊城展区的设计、布展等工作,有力地展示了聊城形象、聊城文化;组织党员深入小区开展创城问卷调查,为社区居民奉献精彩的文艺演出……一件件为民实事,记录着集团勇担责任、服务社会的轨迹,见证着新时代党媒的责任担当。   报人的喜悦在字里行间   □记者 胡欣   “做报纸是良心活,既然选择了这一行,端了这个饭碗,就要全身心地投入。如果说农民的喜悦在五谷丰登的话,那么我们报人的喜悦就在字里行间。”回顾一生的新闻经历,今年68岁的董百柱用寥寥几句话道出了老一辈新闻工作者的感悟与情怀。   11月6日,记者走进了聊城日报原副总编董百柱的家中,认真聆听他讲述那些曾为新闻事业贡献青春的岁月,分享他的新闻故事与见解。   从普通记者到大众日报记者站站长,再到聊城日报副总编,董百柱在新闻这一行摸爬滚打了40多年。与新闻结缘的他精心思考,广搜素材,提炼主题,认真写作,用手中的笔,真实地反映出了改革开放以来聊城波澜壮阔的奋进历程,展现了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,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可和普遍赞誉。   从事新闻工作,在外人看来很光鲜,而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已知晓。“选择了新闻就意味着选择了‘白加黑’‘五加二’。每天脑子里都装得满满的,就连大年初一也不敢歇一歇。没有线索着急,有了线索着急赶稿子。外出采访带着稿纸,住到哪里,赶紧就写,连饭也顾不上吃。当看到稿件变成铅字见了报,比什么都高兴,所有苦和累都一扫而光。”董百柱动情地说道。   “一张报纸要办得让人愿意看,需要全体报人的共同努力。报纸好比一块田地,需要大家在里面精耕细作,工厂要有自己的名牌产品,报纸也要创自己的品牌,要拿出自己的‘拳头产品’。”1993年,董百柱调入聊城日报社担任副总编,组织了大量的宣传报道,他还挤时间亲自采写重点稿件、撰写社论和评论。他业务上严格要求,十几年如一日地“坚持为他人做嫁衣”,帮助出点子,谋思路,提升文章的理论高度。经他手发表的文章有很多获得社会的极大关注。   退休后,董百柱在含饴弄孙之余,看书、看电视、看电脑,关心社会经济发展。虽然离开新闻岗位8年了,但他的心一刻也没有离开。采访中,对我们这张报纸深深的感情和眷恋,对年轻一代殷殷期望之情溢于言表。“记者,说到底就是社会的良心,必须承担起社会的责任。”他说,新时代要有新思想。一名好记者要坚持做到与时俱进,克服浮躁,下真功夫研究理论和业务,不断提升素质。新闻工作者的肩上好像担了一根扁担,一头拴着对事物的认知,一头拴着对认知的传播,只有这两头平衡了,才能真正做到铁肩担道义。   记录时代变化守望动人时光  郭月才(左)   □记者 于伯平   1985年,《聊城日报》正式复刊,开始了承载历史厚重,书写时代华章的新篇章。从艰苦创业,再到智慧融合、全媒体矩阵同时发力,多媒体融合的时代不断发展。一代代聊报人薪火相传,把青春年华和毕生精力奉献给了新闻事业。   11月4日下午,记者有幸采访到了聊城日报社原党组成员、原纪检组长郭月才,听他回首当年办报的那段峥嵘岁月。   “我这里有一枚宽边印章,而且只用过一次,它对于复刊的聊城日报而言意义重大。”郭月才告诉记者,复刊伊始,为了领取聊城地委批复给报社的复刊费10万元,需要一枚印章,时任聊城地委常委、宣传部长兼报社总编的张培俭要求制作了这枚印章。至今他仍然保留着这枚印章。复刊后的聊城日报开始为周二刊,版面较少,而且那时人手少、办报条件差,严重阻碍了办报质量和效率。于是,一场艰难的“复刊”攻坚战打响。在郭月才的记忆中,当时地委党校院内的两排平房16间屋子,留存了办报的所有记忆。郭月才告诉记者,当年报社23名员工挤在这两排平房内办公,而报纸一年的发行总额还不到10万元。报社员工迫切需要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,1990年,聊城日报社800平米的二层办公小楼建成,员工的兴奋超乎想象。“我记得特别清楚,搬家的时候下着雨,而所有的员工为了早点搬进新楼房,冒雨搬迁。”   当市场经济的春风吹拂全国,报社也急需解放思想,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。从50年代起,报纸发行一直沿用“邮发合一”的体制,由邮电部门代发。但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,自办发行这个新兴模式在时代大潮中应运而生。“当时邮局的邮递费要占到发行总额的25%,非常不合理。”郭月才介绍,报纸发行的速度决定着信息传播的速度。1995年,报社汲取了多家报社的成功经验,决定实行自办发行。而当年具体分管、具体操作的人正是郭月才。“当时压力很大,因为这是一场必须赢的战役。”他说,如果自办发行失败的话报社会失去发行的主动性。为了确保成功,当年的聊城日报采取了重点突破的方针,报纸发行投递工作实行了绩效工资制等一系列改革,激发了发行投递人员积极性。投递质量全面提升,也促进了报纸征订工作,自办发行大获成功。当年,自办发行的实施让发行费用降到了18%。   “我虽然已经退休,但看到在报社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带领下,报纸质量越来越好,影响越来越大,心情很振奋。”郭月才表达了对当前报社办报理念的认可。正是这一张张报纸,一位位报人,秉承使命与责任,记录了聊城的发展变化,他们不仅仅是在记录历史,更是在延续精神。   不变的,是坚守与热爱   □记者 曹天伟   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,是365天中的平常一天;这又是一个特别的日子,是一个属于记者的节日。   在中国,记者节是除了“教师节”“护士节”“医师节”之外的第4个行业性节日。为一个行业设立节日,与其说这个行业十分重要,不如说这个行业十分辛苦。物换星移几度秋,转眼间已在报社待了13年的时间,青春渐行渐远。在还不到回忆的年纪回首这13年的日日夜夜,惟感自豪的是:激情仍在,动力依然,前进的脚步没有停歇。选择了这个充满挑战的职业,就意味着要有更多的付出和努力。13年里,有欢声笑语,有泪水心酸;有稿件完成后的满足,也有采访受挫后的失落。唯一不变的,是对这份职业的坚守与热爱。   每一天都是新的,所以记者要活跃在人民群众之中,穿梭于社会万象之间,与百姓同冷暖,与社会共前进。面对一些大事件,甚至是可以载入历史的事件,记者的任务,就是要认真记录、准确表达,将这一个个事件刻录在历史的印记里。最难忘的,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赴震区采访的震撼与感动。震后半个月的时候,通往震中北川县的道路还未打通,我们只能在受灾较轻的绵阳市区采访。尽管如此,住所内贯通整面墙壁的裂纹,晚上时有发生的余震,仍然让人感受到大地震给这座城市带来的创伤。半个月的时间,一个个不眠之夜,除了疲惫,更多的是感动与震撼。在板房建设工地上,来自聊城的援建者们克服白天烈日暴晒、晚上蚊虫叮咬、生活水土不服的困难,夜以继日、挥汗如雨,为受灾群众搭建起一处处舒适的住所。时至今日,每当想起当年一位援建人员向我们展示他满是血泡的双脚时,仍然心潮难已。   入行愈旧,心态和思维在不断转变,但不变的,是一颗赤子之心。今后的岁月,希望还能一如往昔,在新闻现场记录悲喜、记载历史。   初心在,就有万水千山   □记者 赵宏磊   第19个记者节如约而至,没有仪式,一切如旧。身边的记者编辑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,或行色匆匆于采访途中,或奋笔疾书于案牍之前。   时间转瞬即逝,来报社工作已经13年了。作为一名记者,感到最“幸运”的,不仅是能记录下这座城市和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,更重要的是,能够参与进来,在风云激荡中成就自己的职业价值、人生价值。   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年,平常采访时谈到最多的也是改变。这40年来,一切都在加速改变:我们的生活,我们的城市,我们的时代。不必相较于40年前,与十年前相比,报、网、端、微等媒介平台更加丰富多元,数字技术正以史无前例的迭代速度催生传媒版图的变革,新闻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。   众声喧哗中,变化越多,才越知道什么是不变的。不论环境如何变化,那些半夜起床奔赴现场的记者们,没有改变;那种修改标题十几遍,只求眼前一亮的“老编辑精神”,没有改变;那种为一个选题争得面红耳赤的新闻工匠精神,更是没有改变。万变之中,唯一不变的,就是那份责任与坚守、理想和情怀。“情怀”之所以触动心灵,就在于它并非仅仅指向远大理想,更象征着匠人般的坚守。新闻是个充满挑战、需要激情、不怕艰辛、固守责任的行业。社会对新闻工作的尊重和认同来自这份职业的特殊性,更来自于新闻工作者的自律和职业道德操守。   记者节,正是重温初心的节日。这个节日的存在,一方面旨在赓续“老记者们”的优良传统、精神品格,另一方面则是提醒着我们驻足思考、回望初心。对记者而言,“初心”意味着对职责使命的坚守,也意味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自觉。   寒芜际碣石,万里风云来。对记者节最好的庆祝,就是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在坚守中做好每一次采访,于创新中写好每一篇稿件,勇敢地再一次出发!   一个电话的期望与鞭策   □记者 路子强   2010年,我由一家全国百佳出版社转行到了报社,从图书编辑到报社记者,接触的人也由教授、研究员变为士农工商各行各业,行业的陌生、专业的错位,使我心里一度有较大的落差,甚至有追悔莫及之感。然而,之后的一个电话,使我坚定了干好记者工作的信心。   电话来自老家,是村委会主任打来的。“大强,你做记者,全市各地跑,有没有那个村像咱村人一样只靠种地,但村集体经济搞得比较好的?没有集体收入,各项社会事业难以开展,文化广场、活动室没钱建设。有的话,你给联系下,我们去学习学习。”   像一瓢冷水浇头,这个电话一下刺激了我。落足城里后,老家人没有忘记我,我在干什么他们都看在眼里。为了更好的生活,家乡的人一直在努力,他们期待我能为家乡的发展出一份力。   为了梦想,人人都在努力,人人都在奋斗。我心里不一直也有一个梦吗?骄阳似火下挥刀割麦的如芒在背,风沙连天时出门在外的尘土满面,曾让我一度有改变农民命运的宏愿。从出版社到报社,不是距离农民更近了吗?不是更有机会为他们提供有用的信息了吗?一篇报道,印在报纸上,未尝不会燃起一盏明灯,未尝不会改变一个村庄的命运。   一个喊你乳名的电话,是他们的期待,更是对我的鞭策。立足于人民的需要,写出的新闻才无愧于时代。   我的理想,事关文字和家乡   □记者 刘海恒   2014年的夏天,我背起行囊回到了家乡,踏进了报社大门。一转眼,便又是一个四年。   这四年里,曾经连玉米和高粱都分不清的我,如今也积攒了些“春争日,夏争时”的农业常识;常年需要手机静音的“社交恐惧症”得到了缓解,听到铃声大作就会鱼跃而起;当得知一件身边的新鲜事,第一时间思考的不是发微博朋友圈,而是“能不能深挖一下报个选题”……在采访中,我遇到了一些闪光的平凡人,也记住许多动人的不凡事。有丈夫和儿子双双病倒却依然笑对生活的母亲,有满怀豪情壮志的返乡创业者,也有将半个多世纪的年华奉献给家乡的老支书。他们是老师,是镜子,是我记忆之河中的一颗颗星。   成为时政记者后,自带的“90后”和“女性”标签,让我必须更严谨、更负责:每写完一篇稿件,对重要信息一定要核对两遍以上;改掉“踩点到”的习惯,提前到会场收集相关资料;常常不是在跟活动,就是在去跟活动的路上……不是没有过疲惫和迷茫,但是,能亲眼见证生长于斯的城市,在一场场会议、一次次督查、一项项专题行动中,发展脉络越发清晰,城市功能日趋完善,何其有幸!   忽然想起有次偶遇一位高中同学。对方得知我的工作单位后,笑着说:“这一定是你理想的工作了。”是啊,对于一个热爱文字也深爱家乡的人来说,还有什么工作能比用文字记录家乡的点滴更美好呢?   我的妈妈是记者   □ 张小优   11月8日是记者节,也是妈妈的生日,巧的是妈妈正是一名记者。   我问妈妈,你是因为生在记者节才选择这个职业的吗,我以为她会说,是因为社会责任,是因为新闻理想,没想到她的回答竟然是:“对啊。”   其实我知道这是她在敷衍我,因为这是她经常干的一件事,比如有时候出去玩,遇到什么好玩的新鲜的事,她总是急着掏出手机拍照,再传到报社的全媒体上,我问她话时,总是“稍等”“好的”“对”……其实根本没听清我问的是什么。   这么多年,我已经习惯了。习惯了跟她去摘草莓,她跟老板聊个不停,问人家大棚有多少亩,投入多少钱;习惯了跟她逛街,她还站在路口“偷拍”车让人;习惯了家里来个装修工,她也能了解到人家村里种的西红柿大棚不错。   我记得有一年冬天,她的微博上收到一位网友求助,说在一个小区里有一位流浪老人,不肯去救助站,衣着又单薄,怕冻坏了。妈妈饭也没做,拿了一件大羽绒服和一床被子,就带我去了那里。到那之后,我们只见到了老人的被褥,好心人说她出去了,妈妈留下东西后,又联系了救助站,打了很多电话,确定工作人员了解到具体地点,才带我回去。虽然一路上我没说话,但她认真的样子让我对她的职业充满了向往。   经常有老师同学问起妈妈的职业,我说她是记者。很多人第一句话就是,那你妈妈一定很漂亮吧。唉,他们准又是想成光鲜亮丽的出镜记者了。虽然心里知道,但我没有反驳,我也学妈妈那样,说一声:“对啊。”
请关注:
分享到:

相关阅读


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


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


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